“小学校”与“大学校”

偶然在一个小学校教习,得以见识一些事情。屋舍简陋,教育设施非常差,教学缺师资,并在“义务教育”之外。由于国家鼓励发展职业技术教育,给每位学生专项补助1500元。但最后落到学生手中的只有几百块钱,其余的都被当地教育局截污。在呆了一个月后,我就离开了。我很痛悔到这里的35天,但这也是我第一个接触社会工作,无能为力的工作。当时,同学叫我到广州去,且有很好住的地方,我没去,因为我想留在这里,把这几本书读完,还想研习一些事物。我不在乎这里的工资,空闲时间读我想读的书,我是自由的,——有什么比这更珍贵?学校对面是一个租书的店铺,我在里面搜到了几本惊奇的书,其中一本就是《一百个人的十年》,它使我对自己的人生处境有了新的认识。毕业一年里我都生活在愤恨中,充满这样那样的幻想,拒绝“从基层做起”,却不知道怎么办,走向哪里。《一百个人的十年》这本书,使我甘心屈居在这个小学校,甚至我想呆一年。如果不是因为熬了太多夜,生活条件差,大病了一场,也许我真的会呆下去。一个人病的时候,会产生很多联想,觉得“自己是孤单的”,“无法改变的”等等,思想也跟着起变化。
  
  学校的仅有几个老教师都是非常负责任的,学生也是来想学知识的,有的也为学生说几句话。我想大学教育都是那样的,充满了堕落虚伪,怎么能指望这个中国千千万万学校中微不足道的一所有什么不同呢。它没有高楼大厦,也没有先进的教学仪器,却有着最为朴实的生活真谛:老师把书教好,学生学点东西,拥有一技之长。我看到一个五十多岁的教师早上起得非常早,练太极拳,除了教学,还手不离书,看的专业书籍比我看过的书的都厚。他还是国家恢复高考后,第一届高考生。有时我向他请教过去那个年代的一些东西,他都和蔼谦逊地和我讲,但我感到他的记忆里已没有多少过去的踪影了,除了一些艰苦的日子,只概括一些吃的和穿的,没有特别的思想。还有一个我们这个时代的高考体育生,不到二十岁,因为田径场上不公平的测试,使他失去读重点大学的机会。因为家里没有钱,他不能贿赂工作人员,使自己保持领先优势。在他来这个小学校后,他整天向老师请教学习的问题,让老师准许他参加校外的实践工作,不管多脏多累的活他都干。小学校还有其它从沿海城市打工回来的十几岁学生,他们大多数只有初中文化,生于90初。但仍想来学校学习新的知识,打听大学里的生活。他们的希望很纯粹,就是对未来有所改善。
  
  在精神里,扔掉我们的衣服,我们能不为内心小小的优越感感到可耻吗?我终于明白人是有阶级的。这阶级往往就是以“一张纸”把我们和他人隔开。从前是各样的“大字报”、“认罪书”、“忏悔书”,好让我们承认另一阶级的优越性。现在我与他们是张“文凭”的距离,但它一直捆住我的思维,使我无法与有些东西协调,生活在过去。如果我们的社会不尊重知识,不重视人,还像从前把知识与人糟蹋、作贱,还谈什么“真理”,在课程里喋喋不休更是野蛮。我从不为这种“文凭”难过,我只为某个借口虚度了光阴而羞耻。但在现今的大学我们除了能虚度光阴,还能对生活作什么改变?与眼前生动的景象相比,我为我进了大学而悔恨,它使我失去四年光阴,并将失去更多的光阴。大学除了让我们更加愤世疾俗外,还能给我们什么有用的教益?我选择生活在过去,是因为我珍惜自己的生命,懂得自我的价值。
  
  如果这个社会不能打破狭隘的阶级观,狭隘的国家观,建立切实的国家目标,让每个公民享受到有所要求的教育,谈何“社会与人的全面发展”?当高中只为追求升学率,而大学正在沦为失业的制造工厂,受教育和没有受教育的人继续一样,我要说:历史仍处在大倒退当中。许多人惊呼“大学生连小白菜都不如”,我不知道这跟“从基层做起”有什么关联。如果大学生像过去样要“上山下山接受锻炼”,那就把我们重新变成农民赶到地里种庄稼得了。这是对我们社会主义教育的亵渎,也是对学生生命严重的不负责任。我们的大学,就成为一种新的剥削。这种剥削是以肆意消耗纳税人的钱财建立庞大的官僚教育系统,再吸收纳税人子女的学费为剥夺形式(这种收费项目是以不公开的方式),他们并不关心人的死活,然后把我们像踢皮球样踢给“市场”。这是一种更为“缺德”的野蛮行为,它直接导致了整个人尊严的丧失。
  
  把“大学生”看成教育产业链高端的产品的话,那这个产品最后却与萝卜白菜,初级农产品论价,无论如何都是无法接受的。一个产业产生的产品不能创造所应达到的价值,在市场上较具竞争力,这个产业就是失败的。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这是不可思议的“本末倒置”,强暴规律法则的行为,可也无可奈何。不打破城乡的壁垒,让人才充分流动,新的就业只有障碍。众所周知,中国的大学生就占人口比例来说是太少了,而这“太少”却成为不可承受之重。而这些都不是用金钱所能达到解决的问题。只有金钱,而没有超越金钱之上的生存理想,在这仅有金钱的当下,我们从一个反面走向另一个反面,从一个糜烂走向另一个糜烂。想一想我们中国还有多少人挣扎在贫困的边缘,多少孩子读不起书,盼望着一座漂亮实用的学校。这种极其不负责任的教育后果,难道不是对宝贵的资源巨大的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