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泊是一种境界

    很多人在谈论淡泊,很多人在追求淡泊,很多人在自诩谈泊,很多人被誉为淡泊,花花世界,横空出世许多谈泊,真是满眼王谢堂前燕,不知飞落何人家。究竟什么是淡泊呢?其实淡泊根本没有文人墨客描述的那么神秘。翻遍词海、词源、字典等文字工具书,对淡泊的解释却是很简单的两个字:恬静。说穿了,淡泊就是内心的安静,是灵魂的修炼。
  
  真正淡泊的人是不为人所知的,为人所知的就不可能是淡泊。因为淡泊在本质上是力排外物喧扰的纯个人的境界追求,是致力于内心世界的内敛的深度反省,是相对物欲红尘悄无声息的静默和顿悟。人内心深层的心理思维是不为外界所感知的,也是不愿被揭示披露的高级隐私,谁淡泊谁不淡泊唯有自心知,怎么会轻易让外界所知呢?外界的种种推测只不过是炒作而己。
  
  心理倾向淡泊的人即使生活在你中间,你也是不可感知的。淡泊的人行为拘谨,处事低调,生活简单,交际适当,与正常人没有两样。他的淡泊是心理上的自然所为,毫无别出一格的举动,更不会一枝红杏出墙。即使你的第三感官有超强的感知能力,顶多也仅能达到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程度。任何没有经过个人亲自坦承的心理推测都是不可完信的,感觉的推测永远只是一种假设而已。淡泊的行为如果为人所知所察,甚至被广为赞颂,那就成为一种虚伪的做作和表演,也宣告以往可能存在的一点淡泊正为物欲的浮浪所淹没。淡泊的天机不可泄露,泄露天机的淡泊一钱不值。
  
  淡泊的人一定是心理正常的人,心理不正常的人与淡泊永世无缘。平常的人吃饭,淡泊的人也吃饭,平常的人睡觉,淡泊的人也睡觉,你能看出平常的人与淡泊的人的区别吗?他们之间的区别洽洽就在这里:淡泊的人在该吃饭的时候吃饭,在该睡觉的时候睡觉,顺应自然,毫不做作。而平常的人在该吃饭的时候不吃饭,在该睡觉的时候不睡觉,百般思虑,千般计较。所以,淡泊的人与平常的人对待日常生活的态度就有很大的区别,说不一样还就是不一样。这种不一样就源于日常的生活中,人们之所以看不见,摸不着,就因为平常的人喜欢抬头看天,却忘了低头看路,忘了人生的路就在脚下。
  
  淡泊的人还一定是有情有义的人。淡泊的人是坚守操行的谦谦君子,常怀仁善之意,常念感恩之情,受人滴水之恩必定终身涌泉相报。淡泊的人并不一定要断绝七情六欲、他也食人间烟火,也有悲欢离合、也会喜笑怒骂,他们与生活紧密相融。在淡泊的人的眼中,处处存淡泊,事事能淡泊,心怀能顿悟洞察世事的灵性慧眼,将智慧情感融入生活,积极地在生活里思索生命的意义。淡泊的人仙骨不俗,佛心多情,会认真地感谢每一个值得感谢的人,会认真地感谢每一件值得感谢的事,真可谓之:无情未必真君子,怜子何不是丈夫。
  
  淡泊是可遇不可求的,刻意执着就使淡泊走向异化。淡泊无形无影,无色无味,无模无范,但禅机无限,直指人心。天苍苍,野茫茫,淡泊在何方?淡泊就存在于每一天的平凡繁琐的生活中,存在就是生活,生活需要淡泊。淡泊使我们怀远博大,增长智慧见识,拓展心灵空间。淡泊是一种境界,至于如何淡泊就全看每个人在生活中的用功和真心了。
  
  真正纯粹的淡泊之人从不谈淡泊,因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淡泊。淡泊动机不纯之人却喜欢谈淡泊,或自我流露,或攒文透露,或托人披露,因为他知道该如何适时来演译推销自己正在进行的淡泊。我决不是淡泊之人,我为生活奔忙,为生计筹烦,在万丈红尘中颠簸,所以我天生注定成不了淡泊之人,但我却喜欢用第三只眼看人间淡泊,尽管我看的很肤浅。
  
  淡泊吧,我至爱的人类,顿悟观心,淡泊就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