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柿子

好朋友老刘要请我去山里喝柿子,我一听甚感诧异,有请人喝酒、喝茶、喝咖啡的,还真没听说过请喝柿子的,再说柿子是水果怎么能喝呢,对于我这个北方人来说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老刘见我满脸狐疑,便诡秘地笑着说,“去了就知道了。”
  
  初冬的周日,我和老刘的朋友们一起驱车去了荥阳万山的一个小山村,路上老刘说村里有他一个好朋友,他家的柿子最好喝。说到喝柿子,我又想刨根问底地弄个究竟,老刘的朋友刚要开言,老刘摆摆手说,“先不告诉他,给他个惊喜!”于是大家都哈哈大笑,拒不向我透漏半点喝柿子的秘密。
  
  在我胡乱的猜想中,终于到了一个小山村。走进村子一看,这是一个在中原小得不能再小的小山村,二十几户人家散散落落的分布在山谷的两侧,青灰色的石头房子和白墙琉璃瓦的新式小楼房掩映在高大的泡桐树间,山坡上几片梯田里种着的小麦,已长出一寸高许,最抢眼的还是每家房前屋后的一小畦一小畦菜地,绿油油的白菜、油菜和胡萝卜比夏天里更加鲜亮。
  
  走到了一户农家房前,老刘大声地喊道,“老李,在家吗?”“来咧!”,随着话音,一个敦实的农家汉子,推开房门走了出来,见了我们便开口道,“喔,是老刘啊!,怎是你呢!”一阵寒暄后,老李得知我们来喝柿子,满脸堆笑地说,“来得正好呢,再过几日就不好喝了。”说完,便顺着梯子上到屋顶,提下两大篮子柿子,放到院子里的石桌上,张着手说,“自己挑吧,今年的柿子甜着呢!”当听说我是第一次喝柿子,便伏下身,在篮子里选了两颗柿子,边放在我的手上边说,“尝尝,尝尝,甜着哩!”我看着手里的柿子,鸡蛋般大小,红彤彤的柿子配上褐黄色的柿蒂如小灯笼一样,轻轻地一捏,软软的,吹弹可破的皮下包着的如一汪水似的。我端着两颗柿子愣愣的不知如何下口,老刘见我窘窘地站在那,便笑笑嘻嘻地接过我手里的一棵柿子道,“怎样,没喝过吧,好喝着呢!”于是就教我怎样喝柿子。他拔下柿蒂,在柿蒂开口处慢慢地扯开一点柿子皮,轻轻地一吸,果肉就悉数进了口中,只剩下一张薄薄的柿子皮,我也照葫芦画瓢地剥开柿子皮,喝起了柿子,当把那凉丝丝滑溜溜,带着淡淡的清香和一种独特的甜味的果肉吸到口里的一霎那,那感觉着实令我非常的惊讶,细细地品味后香甜中又夹杂着淡淡的酸涩,真如调和到极致的杂陈五味一并品来,确是奇妙无比。见我连连称绝,老李也开心地说,“那就多喝几颗,多喝几颗!”喝完一棵柿子,也真正理解了为什么当地人把吃这样的柿子叫喝柿子,一个喝字真是用得精妙之极。这样地喝柿子也如时下流行的喝果汁一样吧,只是更原始、更天然一些。
  
  大家都坐在石桌旁边挑着柿子,边喝着柿子,说说笑笑,很是有趣。老李见我不会挑柿子,就坐在我身边帮我挑起了柿子,一会就挑了十几颗。我劝老李不用挑了,自己也吃吧,他笑笑说,“天天喝呢,你们城里来的,好好地尝个新鲜!”听了我的话后,老李也停下了手,便坐在那笑眯眯地看着大家喝柿子。
  
  我一边喝着老李给我挑的柿子,一边和他聊起了家常。他告诉我,他家有三十多颗柿子树,六十多棵冬桃树,还有几分地种麦子。当一说到柿子,这个不善言谈的质朴农家汉子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他说,荥阳的柿子好吃,早就有“河阴石榴砀山梨,荥阳柿子甜如蜜”的说法,他们村的柿子是荥阳最好的,当年朱元璋都喝过这山里的柿子,做了皇帝后还封过这里的柿子树叫“傲霜侯”呢,接着他又给我讲了很多有关柿子的故事。从老李的话中得知了荥阳种植柿树历史的悠久,回来后查了查资料,清代的《荥阳县志》记载,“今荥蚩蚩之众,为资生口食计,种柿者十之九,枣梨者十之一”,也可知当时荥阳柿树种植的广泛。
  
  看我喝得津津有味,老李又告诉我这柿子叫“烘柿”,是把“葫芦挂”、“红灯笼”品种的柿子采下来后,存放一段时间就软了也甜了,就成了“烘柿”了,现在正是喝柿子的好时候,喝起来凉甜可口,再过十几天就败了,不好喝了。他看我听得仔细,象找到了知音一样,更兴奋地站了起来,指着屋后的几颗柿子树说,“柿子可是个宝哩,能做柿饼、霜糖饼、柿醋,自家吃的醋都是用柿子做的,早年间粮食少柿子还能酿酒。现今,家里柿子树的柿子卖的钱,就够两个孩子上学用呢!”柿子确实是个宝,《本草纲目》载,柿子味甘性寒,能消热去烦、止渴生津、润肺化痰、治疗热咳。柿霜做的霜糖饼更可以祛热消炎、润肺生津,对咽喉肿痛、小儿口疮尤有奇效。就连鲁迅先生也极喜吃霜糖饼,他在《华盖集续编》里写道,霜糖饼“是圆圆的小薄片,黄棕色,吃起来又凉又细腻,确是好东西。”柿树木质坚硬、纹理细腻,是制做家具、文具和工艺品的上好材料,就是不起眼的柿蒂也对治呃逆、夜尿症有很好的疗效。柿树真是全身都是宝,听了老李先前一说,如今柿树更成了农家致富的宝树了。
  
  喝了一阵柿子,老刘又招呼我上山看看柿子树,朋友们也说一起上山走走,于是大家便一起顺着屋后的小路爬到山顶。来到山顶,放眼望去,上坡上粗壮的柿子树稀疏地长在不知名的灌木丛和山石之间,落光了树叶的枝干黝黑的,枝枝丫丫的枝头还零落地挂着些桔红的柿子,也成了这初冬的山野的一道亮丽的风景。我指着树上的柿子说,“还有没收净的柿子呢!”老刘看看我笑着说,“不懂了吧,这是山里的习惯,收剩下的柿子就留给过冬的鸟吃了!”我细细地看着,很多柿子已被鸟儿啄出了孔洞,还有几颗柿子只剩下了柿皮。听了老刘的话,看着被鸟儿啄食的柿子,真为这些像老李一样的善良质朴的村民所感动,在他们自己还为温饱辛苦操劳的时候,还惦记着鸟儿的温饱!
  
  带着感慨下了山,走到屋前一看,老李和妻子已在石桌上为我们摆上了一桌丰盛的饭菜。老李一边让大家落座一边说,“老远来的,那能不吃顿饭哩,也没啥好东西,都是自家种的,不见笑就好呢。”客气不过,大家只好落座吃饭。席间我又问起老李,这么好的烘柿怎么不拿去卖,老李说烘柿不好放也不好运,运到山外就破了一半,也买不上价钱。也有人收刚摘的柿子运到山外,可还是买柿饼更好。听了老李一说,真为我们能吃到这么好的烘柿感到庆幸,同时也为这么好的烘柿不能为更多人分享,和不能给老李这样的农户带来更多的收益感到遗憾。
  
  吃罢饭,大家又和老李聊起了怎样让山里的村民致富的话题,有人说种树,有人说养猪,我突然想起了前几天在电视上看到的生态养鸡的节目,便说出在山上放养生态鸡的想法。大家也说这是投资少见效快的好方法,老李听了,搓着手说,“那敢情好哩!”大家聊着,一直聊到太阳落到西山上才回城。
  
  回来的路上,大家还一直说着今年的烘柿的好吃,和山里的村民致富的途径的话题。一直默不作声的老刘突然说,“明年春天我们买些鸡雏,帮老李放养到山上,就算当作我们每年都喝老李的柿子的补偿吧。”听了老刘的话,大家一致赞许,都为能帮老李做点事高兴了起来。
  
  听了大家的表态,我也为能帮老李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而感到兴奋,真希望明年春天早点到来,但更期待着明年冬天再去喝老李的柿子时,看到老李更开心的笑容。  

  • 标签: “喝”柿子
  • 发表日期:2021-03-28 08:15:04 编辑:才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