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最可敬的白云姐

白云姐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因为他比我大,我就叫她白云姐。说起我们的相识,那还得感谢网络。
  
  那还是在去年二月的时候,我刚刚学会上网,又学会拥有了自己的空间。
  
  因为我上学的时候就喜欢诗歌,也常常写一些小诗。不过那时候,我也只是读给自己听。有两个要好的同学对我说,你的诗我们都很喜欢,为什么不把它写到空间里,和大家一起分享呢?那时心里也常常是郁郁的,虽然生活很忙碌,可心灵的空间却总是落落的。也许只有在诗歌中才能找到自己的快乐。老公不懂,也不支持,说,它又不能赚钱,可我知道诗可以丰富我的生活,让忙碌的疲惫得以释怀。在同学的建议下,我把几首诗写到了空间。在空间里结交了很多挚友,也被加进了两个群。白云姐就是我一个最好的朋友,她是偶然间看到我的诗,加我为好友的,我刚刚学会上网不久,就加了她。在几次的聊天的过程中,我知道她很真挚,也很快乐。因为我是一个郁郁满怀的人,所以很喜欢和快乐的人做朋友,让他们的快乐感染我的内心,让自己走出抑郁,学会快乐的面对,快乐的生活。
  
  我们相处的一直很好,可去年冬天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看到白云姐上网了(以前她常常上网的,每天她只是上午上班,孩子在读大学不在家)。我并没有太担心,以为她最近忙吧?可有一天,我在群里知道白云姐得了乳腺瘤,而且很不好,她去做手术了,才出院不久,我的心突然的一紧,真的难以接受——白云姐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得这种病呢?心里落落的总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挂念,和同学说起白云姐的病,大家也都说是命运的不公。这种挂念越来越强烈,就像是思念一个人。自从知道白云姐生病,原本郁郁的心更加快乐不起来了。心中有个想法我要去看看白云姐(我们从没有见过面,只是在网络上相识的)。虽然我不能减轻她的任何痛苦,可我还是要去。下午三点多,我匆忙地忙完了店里的事(因为海鲜店里的生意一直很忙,又缺人手)告诉老公看店,就去了。
  
  晚冬的天气依然很冷,我骑着摩托车(因为晕车,做不了车的),虽然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可距离也不很近,骑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终于见到了白云姐。在路上,我的脑海中一直想象着白云姐的模样——瘦瘦的,弱弱的,面容充满了憔悴。白云姐出来接我,我真的没认出来——身体微胖,中等的身材,头发短短的,一脸的微笑。白云姐告诉我她的长发在做了几次化疗后,都掉的差不多了,现在戴的是假发。上楼的时候,刚刚上到二楼她就有些气喘了,我知道她的身体还很虚弱。她告诉我,平时他很少下楼的,因为上楼也很吃力。白云姐还让我看了手术后留下的伤疤。我看着她,真的有些惊讶,身染重病的她,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精神状态啊?仿佛生病的不是她。她每天都在和病魔做着斗争,身体的疼痛,体力的不知……因为每天都在吃药,身体也胖了许多,以前的衣服裤子都穿不了了,长长的头发没了。最让她伤感的,因为怕耽误孩子的学习怕母亲担心,到现在都还没有告诉他们。
  
  我们的见面让我从新认识了她,白云姐不单只是一个快乐的人,她是那么坚强,骨子里还透射着刚毅,善良。真的是不知用什么样词汇形容她了。
  
  我常常和一些朋友打听这种病的情况,他们告诉我,手术做得好,后期治疗的好,再有一个良好的心态,他就和我们一样,一直到年老。我知道了,白云姐就是一个快乐的天使,她只是在她不到五十岁的时候失去了一些原本不属于她的东西,别的什么都没有失去,依旧快乐着自己的快乐,并把自己的快乐感染给大家,让我们都能拥有生活中的每一天快乐。
  
  现在白云姐做完了全部的化疗,身体恢复的很好,也可以常常出门了,就是腿还有些浮肿。
  
  自从我开了饭店,我们也会常常见面,她真的就是个大姐姐,对谁都有着谦让,还会笑着指出你的不足,无论别人怎样,她都总是笑。我喜欢给白云姐做好吃的。一次我们大家在一起吃饭,看着大家都很开心她也喝了一杯啤酒(白云姐以前是喝酒的),可回到家腿又肿多了,我们心里有些愧疚,以后再也不敢让她喝酒了。我们说好了,等她的腿好了,我们就去爬山,去野餐,到时候白云姐也可以喝酒了,我们要为白云姐的健康干杯,到那时候我们会看到一个更加阳光,更加快乐的白云姐。
  
  为我的白云姐姐祝福吧!愿她早日拥有更加快乐的时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