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偶得

落雨的秋日,朋友竟邀我同去荷塘看看,我顿觉好笑;一是生在荷城,对荷的风姿屡见不鲜,就像吃多了莲藕,没有什么味觉了,二因赏荷多是在或春暖花开,或炎天溽暑的的两季;古城野水,绿柳拂岸,春时有“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娇羞,夏时有“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绚烂,而此时花事已尽,还看什么呢?”"看田田的的绿叶呀!"我友答道。“叶要是也残了呢?”“听打在上面的雨声啊!凋零寥落的美,也是很有意境的。”友回道。我自感暗笑好友的浪漫。
  
  冷雨缠绵,我们撑着伞在荷塘外慢遛,朋友不时地“咔嚓、咔嚓”地对着荷塘拍照。荷塘的荷花多已谢去,取而代之的是几株枯干高擎的莲蓬,黑黑瘦瘦,一副病态的身姿,完全失去了昔日的孤高矜持,荷香自是半点无,倒让我有了自悔寻芳已到迟的阴霾漫上心头,好在绿绿的的荷叶倒还疏疏密密的尚存一些,但也已是“菡萏香销翠叶残”了,自是没了田田风致,秋风吹来,瘦弱的枝叶随风翻动,残叶上刚刚还在滴溜溜打转的珠水“哗啦”一声倾斜而下,击起层层涟漪……雨越来越大,又有几片枯叶被稠密的雨鞭打于水面,潇潇的雨声合着打在残叶上的“砰砰”声,有了一番凄清别致的美感。也许这正是朋友想要的意境吧!
  
  “荷老尚余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面对此景,想起了苏东坡的这句诗。凡夫俗子的我,也颇有困惑,凄风苦雨,残荷浮叶,怎能不让人感慨呢!望着撑着伞匆匆在尘路上急行的人们,又有几人去想到我们同残叶败柳一样,终会有一个相同的归宿,一叶坠地看似毫无意义,但它的诞生和消亡,正标志着四季的轮回,发乎自然,归于自然,兴衰无非是生命的一部分,一年好景,一岁繁花,该落时坦坦荡荡地落,让自己的生命在下一个季节里更完美的续……
  
  雨驻的瞬间,一只蜻蜓站在铁锈似的荷梗上,它像开在荷塘里的另一种花。
  
  

  • 标签: 荷塘偶得
  • 发表日期:2021-03-01 08:15:03 编辑:落雁听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