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创作中需要把握的几个问题

1、如何突出情节
  
  情节就是事件的细节经过,是矛盾生成、发展、解决的过程。上海故事大王黄宣林老师说:“情节是人物行动的轨迹,是故事的生命,听众喜欢听故事,说到底是听情节。故事是‘动’的文学,这个动是外形的‘动’,不是内心的‘动’,内心的动是书面文学。谁站在台上专门讲张三怎么想,李四怎么想,他一定‘站’不下去。”黄宣林老师的这段话对我们理解故事情节的重要性很有帮助。当前,一些故事作品出现淡化情节的倾向,有的作品故事不像故事,小说不像小说,散文不像散文,故事口头文学的特征大大弱化,这一点须引起注意。
  
  突出情节要把握以下三点:
  
  一是情节要清晰。为了使故事情节清晰,要求故事线索单一,情节紧凑,层次分明。要有一个能够贯穿到底的线索,所谓“一竿子插到底”,不脱节,不松散,环环相扣,浑然一体。故事的人物不宜过多,应当尽量减少人物静态的对话、描写、议论。有些故事,看了多遍,总是记不住,讲不出,为什么?究其原因就是情节不突出或者情节不单纯、不简洁、不清晰。正如《故事会》常务副主编吴伦老师说的:“一流故事大家讲,二流故事自己讲,三流故事不能讲。”这“记不住,讲不出”的故事只能算三流故事了。
  
  二是情节要有跌宕。没有矛盾、冲突就没有故事,要求情节单一、清晰、紧凑,并不等于记流水帐式的情节,而是要通过简单的线索表达复杂的情节。有一句话叫“文似观山不喜平”,如果把故事的单线比喻成一条小河,那么它不是从头可以见到尾的小河,而应该有曲折、跌宕、起伏,没有跌宕就没有波澜,没有丰采。故事的情节说到底是人物、事件的情节,不能用对话代替情节,不能没有细节的情节,更不能松松垮垮、婆婆妈妈与主题无关的情节。
  
  三强调突出情节并不否定人物的刻画描写,故事对人物的刻画描写是动态的,要“动中见人”。《故事会》何主编在2001年昆明笔会上说:“人物性格的塑造要下大力气,如果用两个手来形容,更有力的右手应该抓人物性格塑造,左手抓思想性,抓主题。”故事会资深编辑陈忠朝老师说:“要按照听觉习惯来组织情节,并不是否定人物的刻画描写,但要动态描写,人物要‘动’起来,‘活’起来哪怕是讲话也要有动作,动中见人。”这就是说,要把人物放在激烈的矛盾冲突中来刻画塑造,用情节表现人物,以人物推动情节。
  
  2、如何获取故事核
  
  故事核就是故事的核心情节,也就是所谓的“点子”,戏剧上称之为包袱。没有好“点子”,就写不出好故事,《故事会》副主编姚自豪老师说:“超常的故事核,是故事精彩的要求,十个素材不如一个好的故事核。”有些故事洋洋洒洒数千言,情节也清晰,语言也不错,编辑就是不用,为啥?故事核很一般,没有精彩之处。编辑看稿子很快,他们一般只看故事核,故事核不行,就“枪毙”了。
  
  有一句话叫:“金点子”可遇而不可求,这说明“点子”的获得带有一定的偶然性,但这并不是绝对的,其实故事核——也就是“点子”的获取,也是有“章”可循的。
  
  一是在“高于生活”上下功夫。有一次我们乡政府的小车掉进河里,乘员砸破玻璃,死里逃生,许多朋友对我说,这事你又可以写故事了,但在我看来这是一起很普通的车祸,或许它在一个乡、一个县范围内是稀罕的,但在全国,这类车祸就多如牛毛了,如果把这起车祸写成故事,读者看了肯定要骂娘。正如笔友山西故事家徐洋老师说的:“老百姓在生活中已经很艰苦,读故事就是为了放松,如果故事照搬生活,读者读故事等于让其重复艰苦的生活,这是一种‘罪过’”。故事源于生活,但又高于生活,要求它与生活拉开一定距离,姚自豪老师说:“距离就是美,有美感的东西都是有所脱离社会的。”因此,要用逆向思维来寻找“超常性”、“高于生活”的故事“点子”,以夸张、变形但又切合逻辑的手法从生活中挖掘、提炼闪光的东西。
  
  二是在生活的事件中提炼故事核。生活是个万花筒,生活中处处有“点子”,有一句话说得好:生活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生活中大量的事件经过“拔高”都有可能成为“金点子”,“金点子”离我们的想像往往只一步之遥,比如,有一个讽刺小农“绝对平均主义”的故事,说有个生产队解体时,各种财产分完后,还剩1角钱,这1角钱怎么处置呢?如果让我们从写故事角度去思考,答案可能很多:比如抓阄,给五保户,或买一只糖果扔进水井大家享受……但都落入俗套,没有什么新意,而作者的“点子”是:队长从食杂店买了一只炮仗点着“啪”的一声,大家都听到,总没意见了。故事写到这里应该说已讽刺得淋漓尽致了,可是作者还意犹未尽,还要进一步深化主题:炮仗放完,还有一个人有意见,说这种做法不公平,他吃亏了,这人是谁?聋子。结尾处这一么一翘,可以说起了点睛作用,如果少拐了这一道“弯”,这篇故事就逊色多了。
  
  要获得好“点子”,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现实中的一些新奇事记录下来,形成一个素材库,经常拿出来琢磨琢磨,有时就可能跳出“火花”,获得“金点子”。正如吴伦老师所说:“生活是故事的源泉,要做生活的有心人,多问为什么。”
  
  三是把生活中的两件事拼接、改造或者更换背景获得故事核。现实中两个很普通的事经过拼接就可能有“味道”了,如拙作《气功打靶》,故事核缘于射击比赛中报假靶,我把这件事放在乡镇射击比赛背景中,武装部长为了好在乡长那里批经费,故事意把一等奖的奖品设得很大,然后通过报假靶让乡长获奖,乡长蒙在鼓里,以为自己打得准,引出一大串“事”来。这个故事就把“骗”经费与报假靶这两个现实中平常的事拼接在一起,使故事的主题得到升华。现实中遇到的或在聊天中所听到的怪事奇事、开心事气愤事等都或多或少都有故事因子,如果把这些事记下来,通过拼接、粘合、改造、更换背景、借用别人的故事“套子”等等就有可能获得故事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