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一夜长大

太多的话
  说的过多是矫饰
  太多的情
  表得太白是可惜
  所以倾尽一生
  来修行一种失语的澄静
  成长或许只是一夜的风景
  一切被认同的虚无
  被怀疑的伪装
  被厌恶的矫情和伪饰
  醒来亦如从前
  轮回而已
  20岁
  若一直那样温暖下去
  如今我也许仍然只是个孩子
  单纯的不解世事
  无知并且无畏
  而人生
  总有那么多未知
  并且不可预知
  这无法预知的未知
  往往成为人生的转角
  20岁的我
  在曾经的世界被打乱之后
  开始将自己蜷缩在新生的孤独里
  20岁
  我
  一夜长大20岁的起转承合
  就这样不动声色地暗潮汹涌
  有些孩子
  在20岁的时候迷茫
  有些孩子在20岁的时候荒唐
  我
  从来都是普普通通的样子
  不顶撞也不乖巧
  偶尔顽皮
  不是很分明的性格
  会拥有多一点的幸福吗
  20岁还在手心的时候
  也不去在乎20岁分离的那天有多远
  只要发誓不再做那些不顾将来的举动
  因为在太年轻的借口下
  人人都会疯狂
  没有谁有荒废的理所当然
  放弃自以为是的固执
  就是这一场恰到好处的忧伤
  卡在20岁的转角
  催我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