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令波散文诗新作选

【编者按】作者简介:孟令波,笔名棠棣,男,1981年生,河南延津人,现居长垣,中学教师。作品散见于《飞天》《青年文学》《浙江作家》《当代小说》《中国诗歌》《岁月》《经典美文》《天马·散文诗专页》《新诗大观》《文学与人生》《语文世界》《教育文学》《江门文艺》《天门文艺》《黄河诗报》《河池日报》《天水晚报》《华夏酒报》《茂名日报》《柏风》《澳洲彩虹鹦》等刊物,有作品入选多种选刊。

  岁月沧水(散文诗六章)
  
  【独上江楼】
  
  天高地迥,亘古的苍莽把曲折回环的流水挤得细细。
  在征帆去棹的斜阳里,一抹江风抖落两行清泪,剔透的是船影背后无尽的岁月。
  当往事烟波浩淼,把栏杆拍遍,仍旧是青山绿水、白鸟旋空,只不见了伊人蹙着眼眉独倚栏杆痴痴地守望黄昏。
  一曲悲歌,两袖清愁,在江水悠悠的流转中都消散成了隔岸的灯红酒绿,那本该横在额上的忧思也早已淡作一纸薄薄的往昔。
  
  【六朝如梦】
  
  六朝的征帆随了流水。在潮来潮去的季节,无尽的追怀无尽的期冀只凝作泪痕和指纹,深镌在江楼顶层的栏杆。
  一梦千寻。在千寻的梦里,谁的身影犹如落花一瓣坠向悠悠的江水,试图颠覆千年一瞬的时空,逐云帆远去。
  在高矗的楼边,逝水三千。一股化作历史的遗恨,一股融入相思的泪滴,剩下的全寄于清风明月,淌进千百年来所有文人的血脉。
  
  【月光如水】
  
  月光如水:一种古老的言说,把所有的人溺于月下。
  蓦然回首,月光碎了。在人生的尽头,颤一双满是褶纹的手掬起的除了流水,还是流水。
  当所有的脚印都被水冲散,所有的水都已流去。在逝者如斯的夜晚,独对明月,谁的眼神已苍老成一尾游鱼。
  一缕发丝便是一个故事,与夜晚有关,与水有关。一路行去,当风景不再,当红颜不再,所有的故事都将老去,老成另一种古旧的言说:水亦如月。
  
  【花开花落】
  
  花开的时候,你在花前读一卷唐诗。流水三月,鸟声落满枝头。你离开花朵,沿着山路一直向西。
  风色依旧,春晖依旧,山坡上的羊群依旧。你一袭单衣,从唐诗的韵脚旁走开,在江南的烟花中,伫立,垂泪,目送斜阳。
  一叶轻舟在烟波里渐远。你转身,遥想江北。乡间的炊烟,此刻,正在归雁的身影间袅袅。
  一弯镰月爬上对面的山头。醉眼朦胧,你踏着片片落红向山下走去,跟随你的,是一江澎湃的涛声。
  
  【云去了南方】
  
  云去了南方,路灯把远方点亮。从城市到草木荫荫的原野,花朵背着阳光笑在雨中。而我,把脚印统统留给了黄昏。
  结伴走向远方的路上,谁家的燕子啄痛你的记忆。伫立。在惜别的岔路,横在目光之间的是一滴冷雨
  伐木丁丁,谁的心头梗着锈蚀的锯齿。电气化时代已随列车走远,朝着和云相反的方向。我掰开那含苞的花蕾,把粉涂在你惊雨的眉睫。
  这是一个值得反刍的日子,你听,南方有鼓声咚咚的敲响。
  
  【归去来】
  
  合上秋天,把那名叫苇的女子留在季节深处,发生在水边的故事就该由水珍藏。
  沿着《诗经》的源头,顺流而下,我不想邂逅一张题诗的红叶。把所有的遗憾都交付水,在阳光明媚的岸上,采采薇采采蕨;在素月流波的清碧里,钓一河夜色。
  《诗经》中的十月也是一个繁忙的时节。虽说还有些时曰,可是,家园与我尚有着一条河的距离。家里的五亩薄田正候我耕作,浪漫归浪漫,还是要尽快归去来兮,不能等到蟋蟀入我床下,才想起南山的麦子尚未播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