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的祝福

       知道什么时候我学会了对心情的逃避,只记得在小的时候,只要心情不好,便在黑黑的夜里,独自面向天空,享受一种幽雅空洞的静,甚至曾有一次在心情繁杂的时候,一个人拿了只****,跑到离家不远的山上,追逐鸟儿嘻欢,最后在一处石屋子里过了一个惊恐的夜。在遇到一个萍水相逢的还不知道名字的网友,多少改变了我的说不出理由的情愫。

  那也是一次在经受了一次心情痛苦的磨砺后,我回到了曾经熟悉可现在却倍感陌生的家乡,自以为在这里接受一场心灵的洗礼。可无端的寂寞和纷繁的往事却时常吞食着我的思维,那种莫名的悲戚和放纵感油然而生。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就如把情绪关在黑暗的死海,不想去思想,不想去留意自己身边的回忆,也许自己认为是在潜移默化深沉的灵魂。

  天空真的很暗,,我在屋子里关闭了门窗甚至拉上了窗帘(其实南充那几天的天气很好,偶尔还有太阳的光芒),有电和光的就是那跳动的电视和虚拟的电脑,这里我的朋友都早已天各一方的了,也没有什么联系,这样更加增加了我的孤寂。上网聊天成了我的发泄的唯一(平时我不喜欢这个看似很弱智的游戏)。

  到那个城市的当天,我照样打开了电脑(朋友说喜得你带了手提还是聪明的选举),QQ上黑黑的头像的确我有些失望。正在无聊与等待中,我的空间有了留言,我很是好奇,加了她。暗幸有了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了,不知道哪里来的牢骚不打折扣的说了出来。她是一个很有思想很有耐心的人,也许是她从事电视工作的责任和善良的心态,她表明着很有道理的生活理论,也许是自己空茫的心灵需要人性的注释,我曾站在生活边沿的态度有可很大的转变。我们就这样谈了不知道多久,反正就像她所说的她在浪费一个下午去挽救一个灵魂的迷失者,但是她的真诚告诉我,她的努力成功了。是生活的经历让她对生活的眷恋,她曾经历了一场生死边缘的转折,那个时候她还在外地的一家电视台,在一次去采访的路上,忽然发生了车祸,所幸的是她仅仅受了一点轻伤,可一个同事却因伤势过重,眼睁睁在她的手臂中消失而去,她为此痛哭过,也颤栗过,也许在死亡的线上她更加明白了生命的含义,更看中的是生命的价值和乐观,他的执着他的真诚的确很能打动人心,我没有理由去对一个豪不相干的善良拒绝。

  在那个其实孤寂得痛苦的地方,我一天无所事事,看日升月落,数岁月的碎片,一点点的时光在自己的空虚中废弃,每天我们都准时网上相约,相互述说。我那个时候才真正找到了一个人在失落彷徨的日子需要的感激,每次她都重复着那句:还不回去吗,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一切都会过去!

  终于一个月的假期将至,在我临走的前一天晚上,她忽然说想见见我。其实我并没有什么兴奋,但毕竟在精神的失落边沿有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我还是很爽快的答应了,说好了在某个咖啡厅相见,到时候她打电话给我,因为她没有把她的电话告诉我。可我在家等了一个晚上,没有等到她的电话。第二天早早我上线看见了她的留言:对不起,我想了很久,我们还是不见面的好,希望你一路走好,记住一个真心的朋友而已。

  是的,一切喜怒哀乐都得自己勇敢的去面对,一切不愉快的心情都得自己去调和。我望着曾经仰望过多少次的天空,义无返顾地踏上了回去的路途。也许为自己还没有散失的净化灵魂,也为那个不知道姓名的陌生人。同时我也忠心祝愿她的,好人一生安康。虽然我知道她不需要任何的感谢,但我内心的祝福真挚的给她传递,---------------------她是南充电视台的一名记者。
 


 

  • 标签: 远方的祝福
  • 发表日期:2021-02-23 20:02:53 编辑:男人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