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季节里守望

我在季节里守望的那些厮守无期的相爱誓言,该怎麽去忘却?
  
  曾经的海誓与山盟,都风化了吗?
  
  这一刻,我用忧伤作茧,自缚于世界的这角落,以为隔绝出来片刻宁静就能将往事忘记,就可以将心灵抚慰,真的大错特错了。喧嚣里长满嘈弄,宁静里却便是孤独。
  
  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空气里弥漫着情侣的味道,早上站在路旁等车,和同伴说,这样的天气真适合谈恋爱,温度暧昧,风的气息也柔软得如同恋人爱怜的目光。仿佛听见张楚在落寞的角落唱《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但耳机传来的却是方大同的《三人游》,这样的歌不适合眼前的心境却让我很难过,因为懂了所以难过。夜雨之后的樱花开得很好,好像我们站在大街上肆意的笑声穿过青空那么响亮。看到校园里篮球场边两株大大的樱花树,记起流转的年华,伸出手,却触摸到一丝旧时的味道。想等待什麽?想拒绝什麽?
  
  每一次伸出手去,握住的都只是虚空。那一些卜切实际的幻影,那一片卜愿回首的领域,都席卷而来,没有风沙,没有剑影,亦没有呐喊与惨叫,可为何,独独不能睁眼以视之,是害怕了麽,还是卜愿醒来?一个人在校园里行走,握住指尖残留的诗意与灵气,按捺住浮躁的心,慢慢释怀。
  
  留的残荷听雨声,可怜风更急。将心予之,顾而卜得,最是伤人,也算一种境界吧…
  
  在教室里上课,教室外的风从打开的窗子里吹进来,这种脸风吹在脸上的感觉是多么的惬意,看着同学欢快的脸庞,想起那年的日子是如此的单纯而美好,怀念那时简单的学习生活,就算不恋爱也不会孤单。想要哆啦A梦的口袋,掏出时光机,回到十六岁的年纪,只要一天就好,那年的我们是什么样呢?突然想不起来了,想去看看。
  
  没掉进深井,心已在大声的呼喊了,都说在最深的绝望里会遇见最美的惊喜,或许你遇见了吧,我却想喝酒了,最是琼浆玉液了人心啊。醉人又何妨,免是留得清醒恼人心。谁说卜存在彻头彻尾的绝望?握在手心的美好,不也从指缝中一滴一滴流淌干净。
  
  距离产生美,也酝酿苦涩,就像蝴蝶飞不过沧海,没有谁忍心责怪:给我一刹那,对你宠爱,给我一辈子,送你离开。
  
  该怎麽忘却?
  
  我是这样忘却你,当世界的声音忘记你
  
  我是这样记得你,在忘却的立场上
  
  我用我的声音记得祢
  
  如果声音不记得
  
  在心的深处有你的呼吸
  
  如果心卜记得
  
  瞳仁里你的眼神在铭记
  
  如果眼睛卜记得,如果丘泽卜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