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散文】春雪

        当我被那熟悉的音乐闹醒的时候,窗外却发出有节奏的,和谐的,温婉的,诗一般的飘雪的声音。我有些欣喜,我喜欢这飘雪的声音,它让我宁静,让我温柔,让我有做小女人的情怀。
  及至我撑了雨伞融入这晨起的春雪中,才发现,那美妙的声音中还掺和了春雨的伴奏,我慢慢的、慢慢的在这雨雪中前行,任由这雨雪的合奏肆意敲打我的雨伞,以至于敲打我的心霏。
  是啊!我刚从我生命中那场暴风雪中支离破碎的出局,便迎来这柔我心境,去我迷茫,解我孤寞的春雨雪。这春雨雪便是强。
  和强就这么离奇的相遇了。进而强走进了我的生命,我的灵魂,然而我们却相距千里之外。
  强的充满磁性,充满温和,意味深长的声音,便如那春暖花开般的情致,便如那小桥流水般温婉,便如那和谐的琴瑟,让我尘封的情素一点点复苏。
  有一个故事:前世的一处海边有一具女尸,第一个路过的男人,看到后,叹息着离去了;第二个路过的男人看到后,脱掉自己的衣服,盖在了赤裸的女尸身上;第三个路过的男人看到后,便找了一处静谧的去处,把女尸埋葬了。而埋葬女尸的男人便是今生女人的爱人。我宁愿相信这个故事是真实的,我宁愿相信强是前世埋葬我的那个男人。佛曰:前世五百年的回眸才换得今世的擦肩而过 。强,我们如此相遇,是否是今世的擦肩而过呢?尽管,我希望能够和你相偎相依,然而生命中有太多的出乎意料,有太多的变数,有太多的诱惑,我害怕我们的情感是一树经不起风吹雨打的弱柳,暴风雨过后,留下一地残缺。我害怕我们的情感是一缕流光溢彩的彩虹,在雨后无声无息的消融。我害怕我们的情感是一滴晶莹剔透的晨露,在阳光升起的时候,一点点消散。  

  到了单位,办公室的同事们都在唏嘘这春雪来的及时,来的浪漫,而我的心里,还有强的影子在闪烁。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窗外响起了噼噼啪啪雪粒敲打房顶的声音,清脆而且悠远,已是早春,花儿在早春的轻抚中编织着自己的春梦,在春天的萌动中含苞待放;鸟儿们不失时机的唱响自己的歌曲,在春天的浪漫里载歌载舞;河水业已汤汤流淌,一路欢歌,流向远方。我痴痴的想着,便生出诸多的羡慕之情。假若我是一只小鸟,我将振翅高飞,去寻找我美好的向往;假如我是一树鲜花,我将轰轰烈烈的绽放,而后轰轰烈烈的陨落,以示生命的潇洒;假如我是一场欢喜的雪,我将漫天遍野,天涯海角,尽情把自己释放;假如我是一河的流水,我将叮叮咚咚,引吭高歌,在山巅,在花丛间,在春天里,在爱的甜言蜜意里尽情让自己流浪。

  不知又过了多久,窗外的雪由米粒而雪片了,这转瞬的变化又给我的心灵以重重的震颤,人生何不如此?一切皆在变化中。所以有了水满则溢,物极必反,登高必跌重的俗语。
  强,和你相遇的这些日子,你让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乐,甚至有时,我似乎把自己置身于一片烂漫的桃花源里,那里充满了馨香,充满了春意,令人心旷神怡!然而,现实生活无法虚拟,它是一步一个脚印的集聚,所以,强,不要给我太多的希望,也好让我在飘渺中梳理自己,找回自己。我知道,爱一个人容易,而懂一个人却很难,不仅要懂他的快乐和喜悦,更要懂他的哀伤和惆怅。心灵受过伤的人最懂得受伤是因为不懂。我们两个都是受过伤的人,你的伤是外力,我的伤是内力,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都伤不起。即使我们不能牵手成双入对,做一个好朋友,做一个疗伤的知己,也不辜负我们的美意!一个人拥有的越多,便会被伤的越深,拥有的越少便少了更多被伤的际遇,于是,我明白了寡欲的真谛。

  窗外,春雪鹅毛般的大片了。这春雪是不解风情的,只自顾自的洋洋洒洒的飘着,而我的心也随了它的不解风情渐渐的平静下来,我开始欣赏这不解风情的春雪,原来寡欲是那般的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