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楼台烟雨中

为雨纯而写……
  
  当蝴蝶的泪唤醒沉睡的江南,人亦被感动。我望着远方,试图搜寻你的影子……——题记
  
  如果把长江化成一道界限,那么,你在南面,我在北面。
  
  多少人曾沉醉在江南风中,几乎失去了力气。
  
  江南的风如一把粘满灵气的剪刀,将风景裁出无限柔美春色。你站在风中,发丝随着清风起舞,江南因你而增添许些动感。我在北方的天空下,闭目听风。风,止于心静,心静时便弥漫浑身。多少过往,几多落寞,都因风起而散尽。睁开眼,眺望远方,看不清的山峦,看不清的海岸,实现挂在飘渺的时空里。我听的清,风中夹着你纯真的歌声。风乍起,心静时,有意无意的我想起了你。风在阳光中,而你在风中,年少的我喜欢追风,而风又飘远在隔离的岁月中。
  
  多少人曾浸润在江南雨中,几乎失去了烦忧。
  
  江南的雨如一液闪着光芒的泪滴,浸浸切切的氤氲着过客冰冷的心田。太多感动与执着融化在失意者的生命中。雨,让人顿悟爱与哀愁的真谛。雨中,在江南古镇漫步,雨水细细碎碎而不冷冷清清。迷离的双眼,迟缓的步履,池水飘扬着雨滴亲吻的声响,如同超越尘俗的天籁。天、地、人,瞬间化作古典音乐中最华美的音符,随着诗一样的雨水,谱写着自然界亘古而清新的乐章。
  
  当诗人贺铸笔端的“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的文字闪现在记忆的屋檐下,空洞的灵魂因雨的美妙旋律而变的饱满,抑或多情。雨季的江南,别样的澄净;江南的雨季,绵绵无绝期。
  
  还记得我们的誓言吗?雨季,总是给我们无限的遐思;雨季,总让这方空间的我想起那方空间的你。雨有绝期,思念无绝期。
  
  记忆随风潜入年少时的梦,常常与伙伴在水边打水漂。每当波纹平定,在清净的碧水里,分明看得清远方的你。当伙伴们惊叹莲花的开落,我却静静的观赏你出水的容颜,不带有一粒世间的尘埃。梦里依稀浮现着江南雨季的蓑衣,醒来后掩面而泣。我的思绪只能埋藏在北方的黑土里,秋风寒,种子何时成长?
  
  思念如水中的莲花叶片,哪怕是几经沉浮,也依然游移在那片水域。达摩的一苇渡江流动着太多太多的禅机,而我心如芦苇,在渡过漫长的河流后,抵岸。我在那一刻完美,你却在那一刻永恒!
  
  当春天过去后,还有几抹风未曾吹过;当夏天过去后,还有几丝雨未曾飘落?风雨中,我搜寻你的影子。等到草长莺飞,等到桃花纷纷落。
  
  古老的建筑细语着过往的流年,或许你就在夕阳波光的艳影里,或许就在浮云飘动的飘渺里,或许就在梦境散落的纯真里……
  
  曾几何时,一切景致如玻璃的随破,淡淡的天空划满道道伤痕,昔日梦样的江南风雨已随枪弹的攒射消失在时间的深谷。那声响,让人潸然泪下而又悄无声息。
  
  如画的江南就这样被火药撕毁成零星的碎片,我茫然无措。
  
  古道夕阳斜照,满眼尘埃。废墟中的蝴蝶依如从前起舞,仿佛什么都未曾更改,但我已无心看风景。
  
  夕阳落尽,秋风起,细雨凄迷。蝶无停落出,我亦无归出。我站在荒杂的野草之中,回首昨夜星辰,心中无限感慨。在不远的未来,你会出现在哪里,我又会在哪里,还有可能重逢吗?
  
  在微茫的夜色中,我依然能听到蝴蝶的飞舞声,好若古老江南的一曲箫音,飘荡在今夜的秋雨中。我在雨夜天空下,任雨丝轻吻。秋风冷,雨水寒,彩蝶也在众芳摇落的时节湮灭在破碎的江南岸。
  
  不知在雨夜中沉睡了多久,恍惚间,一粒温暖的液体滴落在我的眼眶。我看到了另一番天与地,我重生了吗?
  
  天亮了。蝴蝶落在我的肩膀,我站起来,一阵头晕。侧眼北望,蝶飞走,没留下一句离别语。我猛然,那液滴是蝴蝶的泪。
  
  风景在变,视线渐渐清晰。风景复原,江南重现。耳畔又想起江南的风雨声,古镇依旧安详。
  
  你,坐在水边。我,静静的看你,奔向你,把你拥入怀中。花都开了,草都绿了,天都蓝了,你却也哭了……
  
  多久的等待和沉思,多久的等待与幻想,才泼染成这色彩分明的水墨画。我们置身在大自然的怀抱中,享受重逢后的惊和喜。如果江南永远不老,那么我们就永远不分开。
  
  在远处无垠的草色中,蝶舞成群。她们用泪化作一潭池水,据说很有灵性。我牵着你的手,朝那边走去。江南的风,江南的雨,江南的蝴蝶……太多太多美丽的传说在世间流传,然而我只想留住你的影子。
  
  因为爱……